滴滴強制司機“二選一”,出行市場不公平競爭或擾亂行業生態



12月10日晚,嘀嗒拼車發瞭名為《致滴滴出行的一封信》的公開信。主要內容是說,12月7日下午,深圳6名出租車司機在手機上安裝瞭嘀嗒出租車司機端APP後,卻被滴滴官方客服要挾,強制其二選一,要麼卸載嘀嗒,要麼保留嘀嗒,但滴滴會對司機進行封號處理。對於此事,嘀嗒認為,出租車司機師傅選擇安裝哪一個App,應完全取決於自己的意願,任何平臺方都無權幹涉,甚至要挾。

公開信詳細內容,可移步嘀嗒拼車總號

在我看來,嘀嗒以平常心對待滴滴的強勢,沒有謾罵開撕,且在公開信中提倡公平競爭也是頗具建設性的。雖然嘀嗒尚處於成長期,卻展現出瞭開放及包容的胸懷。反觀滴滴則做的有些過瞭,一個體量如此之大的網約車平臺,竟然還要用強制“二選一”的手段要挾出租車站隊,確實有損大企業之風度。

擠壓之後再行強制“二選一”,霸王條款拷問滴滴道德底線

事實上,滴滴專車、快車業務已經搶瞭出租車的市場份額,無限的擠壓瞭出租車的生存空間。私傢車通過網約車平臺運營,讓出租車的訂單直線下降,傳統出租汽車行業的客源被大量掠奪。

筆者跟很多出租車師傅聊過,大多司機都是對現在的生意唉聲嘆氣,很多人都認為私傢車營運搶瞭他們的生意。筆者曾在某個三線城市的出租車上見到擺放的有香煙、打火機、飲料等商品,可以賣給有緊急需求的乘客以增加收入。

但是當前的出租車司機又不能拒絕滴滴,至少用滴滴還能接到乘客訂單,不用滴滴則更難載到乘客。在網約快車的擠壓之下,出租車司機群體的生存環境已經越來越差,為瞭應對不斷下降的相對收入水平,他們不得不每天都投入更多的工作時間。多安裝一個App,無非是為瞭每天能多接幾單,增加些收入,這是再合理不過的訴求。

目前這個強制出租車“二選一”的霸王條款事件,則是再一次打擊瞭已經習慣用滴滴接單的司機師傅,這意味著他們隻能賣身一般選擇滴滴,或者選擇嘀嗒而被滴滴封號再也提不出滴滴APP中的車費,司機們竟然喪失瞭選擇的權利。之前的滴滴已經讓司機群體很是艱難,現在又以強制選擇往司機傷口上撒鹽,已是觸及到企業的道德底線。

“二選一”擾亂行業生態,逼用戶站隊是經營的倒退

強制“二選一”已不是滴滴的第一次,在美團打車上線第二天後,多個滴滴司機群裡就有滴滴方的運營人員發佈通告,任何一名司機都不允許上線美團打車,“一旦發現,立即停止合作。”現在,終於也輪到瞭對出租車司機下手。

強制用戶“二選一”,彰顯瞭滴滴霸道的一面,背後則體現的是企業不夠開放及無法包容的心理,實則是不願意共享市場,且存在肆意破壞出行行業生態的行為,這不是滴滴這樣一個自詡具備“開放融合”精神的企業應該做的。

但“二選一”現象卻不是滴滴獨一份,很多行業都存在這種現象,很多大平臺喜歡以資源以及巨大的用戶量來仗勢欺人,進而違背公平競爭基本原則,從而達到強制用戶站隊的目的。譬如當年的3Q大戰,在PC安全上,用戶隻能選擇360安全衛士或者QQ的安全產品,甚至不卸載對方產品會出現強行卸載甚至關機的情況,兩個企業撕逼,受傷的卻是用戶。

再如前段時間菜鳥物流與台中月子中心評鑑順豐的物流互撕事件,京東、網易等一眾商傢果斷站隊順豐。今年8月,拼購平臺樂拼購與拼多多也出現瞭強制商傢二選一的情況,極大的犧牲瞭用戶體驗。

強制用戶“二選一”的行為,在犧牲用戶體驗及利益的同時,也會對企業自身形象造成負面影響。企業為瞭達到壟斷市場的目的,不通過正常的模式創新提高市場占有率,而是不擇手段,甚至不惜傷害廣大商戶等弱勢群體的利益,這其實是商業經營上的倒退,與市場經濟的正常發展方向背道而馳,勢必會對企業產生不良效應。

嘀嗒進入令滴滴亂瞭陣腳,“二選一”凸顯滴滴進退兩難之境

再說滴滴強制要挾出租車司機,此事件發生在12月7日下午,深圳6名司機師傅都接到瞭同樣的電話,尚不知其地方的司台中產後護理之家推薦機是否也有此“禮遇”。嘀嗒在《公開信》中提到,希望作為行業的領導者的滴滴,能真正做到包容和開放,引領同行共同將市場做大做好。

嘀嗒所提倡的公平競爭,對整個出行行業都具備積極意義,隻有多個企業在競爭環境中共同服務出租車市場,才能讓用戶享受更高質量的出行服務,才能讓處於困境中的出租車師傅多幾分收入,這對出租車行業尤為重要。

但是滴滴強制“二選一”做法,已然完全打破瞭公平競爭的行業環境。似乎,嘀嗒出租車的入局讓滴滴非常敏感。即便嘀嗒剛開始出擊,也宛如擊中瞭滴滴的三寸,令其暴起。

其實大傢能看出來,即便是沒有嘀嗒進入出租車市場,滴滴的出租車業務也是越做越差。而現在嘀嗒加入競爭,滴滴勢必會防守,卻又不能做到立即反擊,反擊就會加重出租車業務運營投入而讓快車及專車業務受損失,因為它同時還要面對來自首汽約車以及美團約車的競爭。

今年2月末,剛試水沒多久的美團打車在南京上線的司機已經有上萬名,他們其中大多數都來自於滴滴的專車、快車,首汽約車全國運力也已達2萬輛,而現在已是12月中旬。快車及專車業務的競爭已讓滴滴應接不暇,嘀嗒上線出租車服務則再多一重競爭,令其進退兩難。是以情急之下,出此“二選一”之下策。

事實上,在美團上線打車服務後,搶司機已再次成瞭網約車平臺的第一要務,隨著出租車業務競爭的展開,搶司機也會出現在出租車領域,滴滴現在如此對待出租車司機,真不知其在未來如何收場。此下策,最後隻能是讓司機師傅對滴滴更加失望,其品牌形象也會大打折扣。

滴滴強制出租車“二選一”,並以封號後無法提款來威脅司機,此行為可謂與山間大王一般無二。對此行為,嘀嗒的回應卻給予瞭足夠的容忍且並未借機發揮,更建設性的提出公平競爭的意願,表現出瞭寬廣博大的胸懷。嘀嗒雖然還處於成長期,從其對此事的態度上可以見得其未來眼光。

企業不管大小,因為有嘀嗒這樣敢於挑戰壟斷並倡導自由競爭的企業,滴滴就得對車主司機和乘客多一份敬畏。而嘀嗒所表現出的胸懷,以及開放合作的精神,同樣也值得行業借鑒。行業參與者,應該更多考慮共贏合作,而不是壟斷專橫。

讓用戶出行更方便,讓參與者互惠共贏,讓行業台中產後照護良性發展,這是需要大傢共同來做的。

【王吉偉,商業模式評論人,專欄作者,關註TMT與IOT,專註互聯網+及企業轉型研究。微信公號:王吉偉(jiwei1122)】



12月10日晚,嘀嗒拼車發瞭名為《致滴滴出行的一封信》的公開信。主要內容是說,12月7日下午,深圳6名出租車司機在手機上安裝瞭嘀嗒出租車司機端APP後,卻被滴滴官方客服要挾,強制其二選一,要麼卸載嘀嗒,要麼保留嘀嗒,但滴滴會對司機進行封號處理。對於此事,嘀嗒認為,出租車司機師傅選擇安裝哪一個App,應完全取決於自己的意願,任何平臺方都無權幹涉,甚至要挾。

公開信詳細內容,可台中產後護理中心介紹移步嘀嗒拼車總號

在我看來,嘀嗒以平常心對待滴滴的強勢,沒有謾罵開撕,且在公開信中提倡公平競爭也是頗具建設性的。雖然嘀嗒尚處於成長期,卻展現出瞭開放及包容的胸懷。反觀滴滴則做的有些過瞭,一個體量如此之大的網約車平臺,竟然還要用強制“二選一”的手段要挾出租車站隊,確實有損大企業之風度。

擠壓之後再行強制“二選一”,霸王條款拷問滴滴道德底線

事實上,滴滴專車、快車業務已經搶瞭出租車的市場份額,無限的擠壓瞭出租車的生存空間。私傢車通過網約車平臺運營,讓出租車的訂單直線下降,傳統出租汽車行業的客源被大量掠奪。

筆者跟很多出租車師傅聊過,大多司機都是對現在的生意唉聲嘆氣,很多人都認為私傢車營運搶瞭他們的生意。筆者曾在某個三線城市的出租車上見到擺放的有香煙、打火機、飲料等商品,可以賣給有緊急需求的乘客以增加收入。

但是當前的出租車司機又不能拒絕滴滴,至少用滴滴還能接到乘客訂單,不用滴滴則更難載到乘客。在網約快車的擠壓之下,出租車司機群體的生存環境已經越來越差,為瞭應對不斷下降的相對收入水平,他們不得不每天都投入更多的工作時間。多安裝一個App,無非是為瞭每天能多接幾單,增加些收入,這是再合理不過的訴求。

目前這個強制出租車“二選一”的霸王條款事件,則是再一次打擊瞭已經習慣用滴滴接單的司機師傅,這意味著他們隻能賣身一般選擇滴滴,或者選擇嘀嗒而被滴台中月子中心價錢滴封號再也提不出滴滴APP中的車費,司機們竟然喪失瞭選擇的權利。之前的滴滴已經讓司機群體很是艱難,現在又以強制選擇往司機傷口上撒鹽,已是觸及到企業的道德底線。

“二選一”擾亂行業生態,逼用戶站隊是經營的倒退

強制“二選一”已不是滴滴的第一次,在美團打車上線第二天後,多個滴滴司機群裡就有滴滴方的運營人員發佈通告,任何一名司機都不允許上線美團打車,“一旦發現,立即停止合作。”現在,終於也輪到瞭對出租車司機下手。

強制用戶“二選一”,彰顯瞭滴滴霸道的一面,背後則體現的是企業不夠開放及無法包容的心理,實則是不願意共享市場,且存在肆意破壞出行行業生態的行為,這不是滴滴這樣一個自詡具備“開放融合”精神的企業應該做的。

但“二選一”現象卻不是滴滴獨一份,很多行業都存在這種現象,很多大平臺喜歡以資源以及巨大的用戶量來仗勢欺人,進而違背公平競爭基本原則,從而達到強制用戶站隊的目的。譬如當年的3Q大戰,在PC安全上,用戶隻能選擇360安全衛士或者QQ的安全產品,甚至不卸載對方產品會出現強行卸載甚至關機的情況,兩個企業撕逼,受傷的卻是用戶。

再如前段時間菜鳥物流與順豐的物流互撕事件,京東、網易等一眾商傢果斷站隊順豐。今年8月,拼購平臺樂拼購與拼多多也出現瞭強制商傢二選一的情況,極大的犧牲瞭用戶體驗。

強制用戶“二選一”的行為,在犧牲用戶體驗及利益的同時,也會對企業自身形象造成負面影響。企業為瞭達到壟斷市場的目的,不通過正常的模式創新提高市場占有率,而是不擇手段,甚至不惜傷害廣大商戶等弱勢群體的利益,這其實是商業經營上的倒退,與市場經濟的正常發展方向背道而馳,勢必會對企業產生不良效應。

嘀嗒進入令滴滴亂瞭陣腳,“二選一”凸顯滴滴進退兩難之境

再說滴滴強制要挾出租車司機,此事件發生在12月7日下午,深圳6名司機師傅都接到瞭同樣的電話,尚不知其地方的司機是否也有此“禮遇”。嘀嗒在《公開信》中提到,希望作為行業的領導者的滴滴,能真正做到包容和開放,引領同行共同將市場做大做好。

嘀嗒所提倡的公平競爭,對整個出行行業都具備積極意義,隻有多個企業在競爭環境中共同服務出租車市場,才能讓用戶享受更高質量的出行服務,才能讓處於困境中的出租車師傅多幾分收入,這對出租車行業尤為重要。

但是滴滴強制“二選一”做法,已然完全打破瞭公平競爭的行業環境。似乎,嘀嗒出租車的入局讓滴滴非常敏感。即便嘀嗒剛開始出擊,也宛如擊中瞭滴滴的三寸,令其暴起。

其實大傢能看出來,即便是沒有嘀嗒進入出租車市場,滴滴的出租車業務也是越做越差。而現在嘀嗒加入競爭,滴滴勢必會防守,卻又不能做到立即反擊,反擊就會加重出租車業務運營投入而讓快車及專車業務受損失,因為它同時還要面對來自首汽約車以及美團約車的競爭。

今年2月末,剛試水沒多久的美團打車在南京上線的司機已經有上萬名,他們其中大多數都來自於滴滴的專車、快車,首汽約車全國運力也已達2萬輛,而現在已是12月中旬。快車及專車業務的競爭已讓滴滴應接不暇,嘀嗒上線出租車服務則再多一重競爭,令其進退兩難。是以情急之下,出此“二選一”之下策。

事實上,在美團上線打車服務後,搶司機已再次成瞭網約車平臺的第一要務,隨著出租車業務競爭的展開,搶司機也會出現在出租車領域,滴滴現在如此對待出租車司機,真不知其在未來如何收場。此下策,最後隻能是讓司機師傅對滴滴更加失望,其品牌形象也會大打折扣。

滴滴強制出租車“二選一”,並以封號後無法提款來威脅司機,此行為可謂與山間大王一般無二。對此行為,嘀嗒的回應卻給予瞭足夠的容忍且並未借機發揮,更建設性的提出公平競爭的意願,表現出瞭寬廣博大的胸懷。嘀嗒雖然還處於成長期,從其對此事的態度上可以見得其未來眼光。

企業不管大小,因為有嘀嗒這樣敢於挑戰壟斷並倡導自由競爭的企業,滴滴就得對車主司機和乘客多一份敬畏。而嘀嗒所表現出的胸懷,以及開放合作的精神,同樣也值得行業借鑒。行業參與者,應該更多考慮共贏合作,而不是壟斷專橫。

讓用戶出行更方便,讓參與者互惠共贏,讓行業良性發展,這是需要大傢共同來做的。

【王吉偉,商業模式評論人,專欄作者,關註TMT與IOT,專註互聯網+及企業轉型研究。微信公號:王吉偉(jiwei1122)】
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kt4ysbtj 的頭像
dkt4ysbtj

我只是一個笨蛋

dkt4ysbt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